許多隨天地演化孕育而出的生靈,機緣之下得了大道,生了神通。能呼風喚雨,操雷控電,甚至移山填海都不在話下。

這些人占據著天地間各處靈脈和洞天福地,潛心修行,期望著有一天能超脫于天地之外。

人類便是億萬生靈中的一種,他們散居于天地各處。.

多年以來,南落一直搞不明白這個世界上怎么會有人類,而自己又怎么會是人類,既沒有那能刨裂樹皮的鋒利爪子,也沒那跑起來比風都要快的速度,連最有威力的牙齒同部落后山的白狼相比的話,都有著天塹鴻溝般的差距。

“要是一頭白狼就好,跑起來比風還快,爪子和牙齒更是鋒利無比。”南落時常在心中幻想自己能像那頭白狼一樣縱橫山川。

“幽暗的森林中,一行人在其中穿行著。一頭白狼從幽暗之處無聲無息潛了出來,當一行人走過之后突然躍起,從后面將走在最后的那人撲倒,尤未倒地之際,那森森白牙便已經狠狠的咬著那人咽喉了,無論那人怎么掙扎,最后都只能死去不再動了。”

南落自跟隨族人上山打獵以來,已經不記得看到過多少次這樣的場景了。他在睡夢中都忘不了那頭白狼在咬著族人們脖子時看向自己的眼神——殘忍而貪婪。

“他最想咬死的一定是自己!”南落在第一次看到白狼時心中便突然有這樣的一種怪異感覺。以至于他才會想自己也是一頭白狼就好,這樣就不用怕對方了。

“要是變成一只鳥的話也不錯,不但不用再怕那頭白狼,還能飛到很遠很遠的地方去看那里都有些什么,還能飛到高山頂峰去看看祭司長老說的神仙長什么樣子。”

祭司長老曾說見到過有人在天上飛,有人能長生不老。他說這都是修煉道法才會這樣子的。南落便問祭司為什么不能飛不能長生不老。祭司回答說是因為年輕的時候太懶了,沒有努力修煉。從來那以后,南落便努力修煉著,不分晝夜。偶爾得空時,他便會坐在自家門前抬頭看著天空,希望能像祭司長老那樣運氣好,看到有人從天上飛過。

慢慢的長大了之后,他卻是不怎么相信有人能在天上飛了。在他的眼中只看到一個垂垂老朽的人,見過的死亡也多了,那份飛翔藍天,長生不老的心也就沉淀心底了。" />

首頁 > 武俠仙俠

人道紀元

陰陽交融演化天地,孕育萬物生靈。

許多隨天地演化孕育而出的生靈,機緣之下得了大道,生了神通。能呼風喚雨,操雷控電,甚至移山填海都不在話下。

這些人占據著天地間各處靈脈和洞天福地,潛心修行,期望著有一天能超脫于天地之外。

人類便是億萬生靈中的一種,他們散居于天地各處。.

多年以來,南落一直搞不明白這個世界上怎么會有人類,而自己又怎么會是人類,既沒有那能刨裂樹皮的鋒利爪子,也沒那跑起來比風都要快的速度,連最有威力的牙齒同部落后山的白狼相比的話,都有著天塹鴻溝般的差距。

“要是一頭白狼就好,跑起來比風還快,爪子和牙齒更是鋒利無比。”南落時常在心中幻想自己能像那頭白狼一樣縱橫山川。

“幽暗的森林中,一行人在其中穿行著。一頭白狼從幽暗之處無聲無息潛了出來,當一行人走過之后突然躍起,從后面將走在最后的那人撲倒,尤未倒地之際,那森森白牙便已經狠狠的咬著那人咽喉了,無論那人怎么掙扎,最后都只能死去不再動了。”

南落自跟隨族人上山打獵以來,已經不記得看到過多少次這樣的場景了。他在睡夢中都忘不了那頭白狼在咬著族人們脖子時看向自己的眼神——殘忍而貪婪。

“他最想咬死的一定是自己!”南落在第一次看到白狼時心中便突然有這樣的一種怪異感覺。以至于他才會想自己也是一頭白狼就好,這樣就不用怕對方了。

“要是變成一只鳥的話也不錯,不但不用再怕那頭白狼,還能飛到很遠很遠的地方去看那里都有些什么,還能飛到高山頂峰去看看祭司長老說的神仙長什么樣子。”

祭司長老曾說見到過有人在天上飛,有人能長生不老。他說這都是修煉道法才會這樣子的。南落便問祭司為什么不能飛不能長生不老。祭司回答說是因為年輕的時候太懶了,沒有努力修煉。從來那以后,南落便努力修煉著,不分晝夜。偶爾得空時,他便會坐在自家門前抬頭看著天空,希望能像祭司長老那樣運氣好,看到有人從天上飛過。

慢慢的長大了之后,他卻是不怎么相信有人能在天上飛了。在他的眼中只看到一個垂垂老朽的人,見過的死亡也多了,那份飛翔藍天,長生不老的心也就沉淀心底了。
關注【愛頭像】微信公眾號:愛頭像 ←長按復制微信→添加朋友→公眾號→粘貼→搜索→關注

人道紀元

陰陽交融演化天地,孕育萬物生靈。

許多隨天地演化孕育而出的生靈,機緣之下得了大道,生了神通。能呼風喚雨,操雷控電,甚至移山填海都不在話下。

這些人占據著天地間各處靈脈和洞天福地,潛心修行,期望著有一天能超脫于天地

2019-06-17 07:49:51

英雄如夢

宋熙寧六年,西夏皇帝任末勒為征東元帥,夏州刺使王廖為先鋒,統兵二十九萬,分延州、涼州兩路進軍。末勒是西夏綏遠王李俊成的得意門生,此人威震三軍,將才絕倫。此番更兼有先鋒王廖勇冠三軍,西夏大軍長驅直入,連破延州、涼州兩大

2019-06-14 19:40:59

異世修妖傳

天空黑沉沉的,仿佛天都要塌下來了,無數的銀蛇在天上飛舞著,不斷的從云層鉆出又鉆進去,方圓幾千公里內沒有一個人,只見空中正站著一個人影,咧咧的風聲將他的衣袖吹的呼呼作響。

“終于到度劫了,成敗在此一舉了,我林潛龍今日必

2019-06-14 19:37:14

靈榜

深秋的時節已露出了些微的寒意,天氣正下著蒙蒙的細雨,秋雨蕭瑟,這連綿的雨平白弄得人心煩。

從東邊的院子里傳來了陣陣爽朗的讀書聲,這高墻大院里可不是學院,而是私塾。

在一間寬敞的房間里,約莫坐著一二十個孩子,這些孩子

2019-06-12 07:04:59

黑龙江十一选五最新开奖结果