邊關告急文書頻頻送往汴京,宋神宗既怒又怕,先后調遣邢州刺史周明、冀州節度使安忠國等趕赴邊關,以御西夏大軍。

西夏大軍在離晉州不遠的地方進行修整,待兵飽馬足時,一舉掃平晉州。可是就在這一夜中,西夏帥營主將末勒和十數位副將一夜之間全部暴死。事發突然,西夏軍沒了主帥,如同一盤散沙。宋軍抓住此次機會,反撲一擊,宋軍大獲全勝。

消息一傳到汴京,舉國歡騰。汴京城中百姓無一不興高采烈,高掛燈籠、焚香向天表示感謝,整個京都是熱鬧非凡。

入夜,汴京皇宮如往常一樣寧靜,柔情的月光灑落在皇城上,讓人如癡如醉。夜色也是別樣的美麗,寧靜中摻著祥和。皇宮中樹林蔥郁,伴著一絲絲清香,繞滿了整個宮苑。在這月光薄紗籠罩中,平添了幾分詩意。皇宮偏殿元正殿內更是燈火通明,人臣居多。

元正殿是皇帝與大臣們議政處事的偏殿,此殿清幽寧靜,乃是太宗皇帝親選地址建造的,其地勢平坦,環境獨特。元正殿雖不是很雄偉氣魄,但其隱隱間卻透著一股帝王之氣。

元正殿中君臣聚集,宋神宗坐于尊位上,開口說道:“自太祖皇帝創業以來,我大宋疆域不斷開闊,我大宋也在不斷強大。可是到了朕這一代,外夷入侵,四夷對我大宋虎視眈眈,百姓生活艱難困頓,朕愧對列祖列宗啊!”眾大臣聽了這話,“刷”地全部俯首跪下:“臣等有罪!”宋神宗說道:“眾位愛卿,今日議事,可有什么法子替朕解憂?”一句話說出,大臣們啞口無言了。

過了好一會兒,丞相王安石拜道:“陛下,若要興我大宋,還是臣那個法子:興新除舊。臣已經在前面的奏本中說過青苗法、農田水利法、免疫法、方田均稅法和保甲法,以此五法施行,臣敢保證,不出十年,我大宋勢將屹立于外夷之上。”

王安石本早已向宋神宗提過此法,興利除弊,但宋神宗一直猶豫不定。而今議事,王安石就再次向宋神宗進言。王安石話剛落音,只聽冷冷幾聲笑聲傳來,大臣們眼看過去,是一個很高留著長髯須的人,約五六十歲,相貌平和,但眼中卻射出了幾道冷光,直射王安石。這人便是翰林學士司馬光。司馬光素來反對王安石新法,此刻見王安石重提此法,不快的冷笑了幾聲。

司馬光奏道:“王丞相若要為我大宋謀福,微臣不敢阻攔,但若要侵犯其他官員的職權、惹是生非、`搜刮財富,還拒不接受別人的意見,微臣就算人微勢弱,就算去了這身朝服,微臣還是要奏。”王安石一聽,辯駁道,“我受陛下之命,改革法制,怎能說我侵犯別人的職權,我為國家辦事,怎能說我惹是生非,為天下理財,怎能說是搜刮財富,駁斥錯誤的言論,怎能說拒絕意見。”

司馬光一聽這話,待要說話時,只聽有人論到:“祖制之法,若有不當之處,理應改之,但如果要改非所制,濫用職權,盲目改革,禍亂朝廷綱紀,棄先祖法制不顧而胡意非為,試問是興我大宋嗎。”這人是翰林學士蘇軾,人還年輕卻文筆豪邁,深為宋神宗賞識,固有大宋第一文豪之稱。但蘇軾和司馬光一樣,素來反對王安石變法。這時,大臣韓維道:“蘇學士此言差矣,昔周文王用姜尚變法,西周得以強盛,商鞅變法,七雄中以秦最強,北魏孝文帝改革,強攝中原。而今丞相改的那一項不利于我大宋,丞相之職又何以濫用職權。豈是胡意非為呢?”

司馬光道:“丞相大肆改太祖之制,此舉實乃大逆,有悖祖訓,微臣職位低,不敢多言,陛下可明鑒。”隨即有保守派響應司馬光,強攻以王安石為首的改革派。自然改革派中也有不少大臣爭鋒相對,據理反駁。一時間,元正殿內沸沸揚揚,兩大派在這朝堂上爭斗起來。

“好了,眾愛卿不要爭了”。只見宋神宗龍顏微怒,神態莊肅,眾大臣頓時無聲靜寂。宋神宗神情緩和下來,說道:“幾天前的那場危機仍在朕的眼前不住得晃來晃去,別再好了傷疤忘了痛。我大宋現在是北有契丹國虎視眈眈,西有黨項族不斷騷擾邊區,另外大理、吐蕃、羅剎等諸夷國不可小覷,為今之計是選拔能征善戰的驍勇將領以御外敵,再圖內強!”說到這兒,宋神宗不由得嘆了一口氣,過了良久,才說道:“若是楊家尚有一人在,何懼他夷。”

宋神宗這話使不少老大臣們回想起十八年前的往事來,那時是仁宗皇帝當政。楊家自楊老令公后,數代人為大宋建下了赫赫戰功,兵權也一朝勝過一朝,在朝中地位堪是無人能及。到楊家第四代楊文廣時,楊家將是南征北戰,驅夷戍邊,讓宋朝安定垂靜,使得國泰民安。但是,楊家將的顯赫卻招來了許多大臣的嫉妒,不少流言在朝中傳來傳去。最后連宋仁宗也懼怕了,害怕有朝一日楊家將勢力太大,難以控制,則趙氏基業不保啊。后來,宋仁宗聽信讒言,漸漸的削弱了楊家的實力,并奪了楊文廣及楊家將領所有的兵權,將楊家一百三十余口以通敵的罪名囚禁在京城外的青云山上。但是沒過多久,卻傳來了驚駭去全國的消息:青云山遭遇大火,楊家沒一個活口。楊家將的喪失。如此噩耗令全國百姓無不悲痛萬分,連宋庭也震動不已,宋仁宗則是深深的責備自己,向全國下了詔書,自責過失,追贈楊家門人。但也自從楊家將全部殆盡之后,遼、西夏等國時時來犯,弄得宋國不得不議和納銀,導致宋國民不聊生。

正當大臣們沉思之時,一批禁衛軍進入大殿中,慌慌張張,急奏道:“陛下,皇宮之中突然殺出許多黑衣刺客,直撲元正殿而來。”大臣們都驚悚了起來,無一不顯得慌張凌亂。“有刺客夜襲皇宮,什么人,這......這麼大膽?”“這是從來沒有的,這可是皇宮啊!”“在皇宮之中兵設重重,竟有這等事。”大臣們眾說紛紜。宋神宗先是一驚,隨即想到梁王趙靜。趙靜和宋神宗是同父異母兄弟,自幼受先帝寵愛,又極握兵權。宋神宗早料他有謀反之心,只奈苦無證據。現今是趙靜掌握禁衛軍,若有刺客夜襲皇宮,那一定和趙靜脫不了干系。

宋神宗問道:“是些什么人?”那些禁衛軍道:“臣等不知,只知道他們身著黑衣,手持雙彎刀,武功高強,現在已經逼近元正殿來了。”話一說完,鎮西節度使王運成道:“莫非是西夏黑衣魔宮護衛,這些護衛是西夏黨項族組織的一支強大的異族奇士,不可捉摸,而且其個個是西夏一等一的好手,他們夜襲皇宮,會不會……”這話未說完,門外傳來“砰砰”的刀劍碰鳴的聲音,從殿外跌進一名禁衛軍,說道:“陛……陛下,黑衣……刺客已經殺到元,元正殿外,請陛下,陛下……”一句話未盡,便咽氣了。

眾大臣大驚,一時慌亂了手腳,這時,禁衛軍親兵統領何銳手臂負傷奔進元正殿來:“陛下,這些刺客來勢兇猛,現下情勢危急請陛下移駕。”眾大臣見此情景,亦奏道:“請陛下移駕。”宋神宗見自己竟要屈就與西夏蠻夷,不由勃然大怒,從后座上提下寶劍,拂袖道:“哼!小小的西夏,朕還怕了他們不成。”" />

首頁 > 武俠仙俠

英雄如夢

宋熙寧六年,西夏皇帝任末勒為征東元帥,夏州刺使王廖為先鋒,統兵二十九萬,分延州、涼州兩路進軍。末勒是西夏綏遠王李俊成的得意門生,此人威震三軍,將才絕倫。此番更兼有先鋒王廖勇冠三軍,西夏大軍長驅直入,連破延州、涼州兩大防線。宋軍節節敗退,不到一個月的時間,西夏大軍已渡過黃河,朝晉州進犯。

邊關告急文書頻頻送往汴京,宋神宗既怒又怕,先后調遣邢州刺史周明、冀州節度使安忠國等趕赴邊關,以御西夏大軍。

西夏大軍在離晉州不遠的地方進行修整,待兵飽馬足時,一舉掃平晉州。可是就在這一夜中,西夏帥營主將末勒和十數位副將一夜之間全部暴死。事發突然,西夏軍沒了主帥,如同一盤散沙。宋軍抓住此次機會,反撲一擊,宋軍大獲全勝。

消息一傳到汴京,舉國歡騰。汴京城中百姓無一不興高采烈,高掛燈籠、焚香向天表示感謝,整個京都是熱鬧非凡。

入夜,汴京皇宮如往常一樣寧靜,柔情的月光灑落在皇城上,讓人如癡如醉。夜色也是別樣的美麗,寧靜中摻著祥和。皇宮中樹林蔥郁,伴著一絲絲清香,繞滿了整個宮苑。在這月光薄紗籠罩中,平添了幾分詩意。皇宮偏殿元正殿內更是燈火通明,人臣居多。

元正殿是皇帝與大臣們議政處事的偏殿,此殿清幽寧靜,乃是太宗皇帝親選地址建造的,其地勢平坦,環境獨特。元正殿雖不是很雄偉氣魄,但其隱隱間卻透著一股帝王之氣。

元正殿中君臣聚集,宋神宗坐于尊位上,開口說道:“自太祖皇帝創業以來,我大宋疆域不斷開闊,我大宋也在不斷強大。可是到了朕這一代,外夷入侵,四夷對我大宋虎視眈眈,百姓生活艱難困頓,朕愧對列祖列宗啊!”眾大臣聽了這話,“刷”地全部俯首跪下:“臣等有罪!”宋神宗說道:“眾位愛卿,今日議事,可有什么法子替朕解憂?”一句話說出,大臣們啞口無言了。

過了好一會兒,丞相王安石拜道:“陛下,若要興我大宋,還是臣那個法子:興新除舊。臣已經在前面的奏本中說過青苗法、農田水利法、免疫法、方田均稅法和保甲法,以此五法施行,臣敢保證,不出十年,我大宋勢將屹立于外夷之上。”

王安石本早已向宋神宗提過此法,興利除弊,但宋神宗一直猶豫不定。而今議事,王安石就再次向宋神宗進言。王安石話剛落音,只聽冷冷幾聲笑聲傳來,大臣們眼看過去,是一個很高留著長髯須的人,約五六十歲,相貌平和,但眼中卻射出了幾道冷光,直射王安石。這人便是翰林學士司馬光。司馬光素來反對王安石新法,此刻見王安石重提此法,不快的冷笑了幾聲。

司馬光奏道:“王丞相若要為我大宋謀福,微臣不敢阻攔,但若要侵犯其他官員的職權、惹是生非、`搜刮財富,還拒不接受別人的意見,微臣就算人微勢弱,就算去了這身朝服,微臣還是要奏。”王安石一聽,辯駁道,“我受陛下之命,改革法制,怎能說我侵犯別人的職權,我為國家辦事,怎能說我惹是生非,為天下理財,怎能說是搜刮財富,駁斥錯誤的言論,怎能說拒絕意見。”

司馬光一聽這話,待要說話時,只聽有人論到:“祖制之法,若有不當之處,理應改之,但如果要改非所制,濫用職權,盲目改革,禍亂朝廷綱紀,棄先祖法制不顧而胡意非為,試問是興我大宋嗎。”這人是翰林學士蘇軾,人還年輕卻文筆豪邁,深為宋神宗賞識,固有大宋第一文豪之稱。但蘇軾和司馬光一樣,素來反對王安石變法。這時,大臣韓維道:“蘇學士此言差矣,昔周文王用姜尚變法,西周得以強盛,商鞅變法,七雄中以秦最強,北魏孝文帝改革,強攝中原。而今丞相改的那一項不利于我大宋,丞相之職又何以濫用職權。豈是胡意非為呢?”

司馬光道:“丞相大肆改太祖之制,此舉實乃大逆,有悖祖訓,微臣職位低,不敢多言,陛下可明鑒。”隨即有保守派響應司馬光,強攻以王安石為首的改革派。自然改革派中也有不少大臣爭鋒相對,據理反駁。一時間,元正殿內沸沸揚揚,兩大派在這朝堂上爭斗起來。

“好了,眾愛卿不要爭了”。只見宋神宗龍顏微怒,神態莊肅,眾大臣頓時無聲靜寂。宋神宗神情緩和下來,說道:“幾天前的那場危機仍在朕的眼前不住得晃來晃去,別再好了傷疤忘了痛。我大宋現在是北有契丹國虎視眈眈,西有黨項族不斷騷擾邊區,另外大理、吐蕃、羅剎等諸夷國不可小覷,為今之計是選拔能征善戰的驍勇將領以御外敵,再圖內強!”說到這兒,宋神宗不由得嘆了一口氣,過了良久,才說道:“若是楊家尚有一人在,何懼他夷。”

宋神宗這話使不少老大臣們回想起十八年前的往事來,那時是仁宗皇帝當政。楊家自楊老令公后,數代人為大宋建下了赫赫戰功,兵權也一朝勝過一朝,在朝中地位堪是無人能及。到楊家第四代楊文廣時,楊家將是南征北戰,驅夷戍邊,讓宋朝安定垂靜,使得國泰民安。但是,楊家將的顯赫卻招來了許多大臣的嫉妒,不少流言在朝中傳來傳去。最后連宋仁宗也懼怕了,害怕有朝一日楊家將勢力太大,難以控制,則趙氏基業不保啊。后來,宋仁宗聽信讒言,漸漸的削弱了楊家的實力,并奪了楊文廣及楊家將領所有的兵權,將楊家一百三十余口以通敵的罪名囚禁在京城外的青云山上。但是沒過多久,卻傳來了驚駭去全國的消息:青云山遭遇大火,楊家沒一個活口。楊家將的喪失。如此噩耗令全國百姓無不悲痛萬分,連宋庭也震動不已,宋仁宗則是深深的責備自己,向全國下了詔書,自責過失,追贈楊家門人。但也自從楊家將全部殆盡之后,遼、西夏等國時時來犯,弄得宋國不得不議和納銀,導致宋國民不聊生。

正當大臣們沉思之時,一批禁衛軍進入大殿中,慌慌張張,急奏道:“陛下,皇宮之中突然殺出許多黑衣刺客,直撲元正殿而來。”大臣們都驚悚了起來,無一不顯得慌張凌亂。“有刺客夜襲皇宮,什么人,這......這麼大膽?”“這是從來沒有的,這可是皇宮啊!”“在皇宮之中兵設重重,竟有這等事。”大臣們眾說紛紜。宋神宗先是一驚,隨即想到梁王趙靜。趙靜和宋神宗是同父異母兄弟,自幼受先帝寵愛,又極握兵權。宋神宗早料他有謀反之心,只奈苦無證據。現今是趙靜掌握禁衛軍,若有刺客夜襲皇宮,那一定和趙靜脫不了干系。

宋神宗問道:“是些什么人?”那些禁衛軍道:“臣等不知,只知道他們身著黑衣,手持雙彎刀,武功高強,現在已經逼近元正殿來了。”話一說完,鎮西節度使王運成道:“莫非是西夏黑衣魔宮護衛,這些護衛是西夏黨項族組織的一支強大的異族奇士,不可捉摸,而且其個個是西夏一等一的好手,他們夜襲皇宮,會不會……”這話未說完,門外傳來“砰砰”的刀劍碰鳴的聲音,從殿外跌進一名禁衛軍,說道:“陛……陛下,黑衣……刺客已經殺到元,元正殿外,請陛下,陛下……”一句話未盡,便咽氣了。

眾大臣大驚,一時慌亂了手腳,這時,禁衛軍親兵統領何銳手臂負傷奔進元正殿來:“陛下,這些刺客來勢兇猛,現下情勢危急請陛下移駕。”眾大臣見此情景,亦奏道:“請陛下移駕。”宋神宗見自己竟要屈就與西夏蠻夷,不由勃然大怒,從后座上提下寶劍,拂袖道:“哼!小小的西夏,朕還怕了他們不成。”
關注【愛頭像】微信公眾號:愛頭像 ←長按復制微信→添加朋友→公眾號→粘貼→搜索→關注

英雄如夢

宋熙寧六年,西夏皇帝任末勒為征東元帥,夏州刺使王廖為先鋒,統兵二十九萬,分延州、涼州兩路進軍。末勒是西夏綏遠王李俊成的得意門生,此人威震三軍,將才絕倫。此番更兼有先鋒王廖勇冠三軍,西夏大軍長驅直入,連破延州、涼州兩大

2019-06-14 19:40:59

異世修妖傳

天空黑沉沉的,仿佛天都要塌下來了,無數的銀蛇在天上飛舞著,不斷的從云層鉆出又鉆進去,方圓幾千公里內沒有一個人,只見空中正站著一個人影,咧咧的風聲將他的衣袖吹的呼呼作響。

“終于到度劫了,成敗在此一舉了,我林潛龍今日必

2019-06-14 19:37:14

靈榜

深秋的時節已露出了些微的寒意,天氣正下著蒙蒙的細雨,秋雨蕭瑟,這連綿的雨平白弄得人心煩。

從東邊的院子里傳來了陣陣爽朗的讀書聲,這高墻大院里可不是學院,而是私塾。

在一間寬敞的房間里,約莫坐著一二十個孩子,這些孩子

2019-06-12 07:04:59

黑龙江十一选五最新开奖结果