秦時月痛苦的捂住自己的小腹,大口大口的喘著氣,耳邊仿佛還回想著那詭異的聲音,一縷鮮血從她捂住小腹地方不斷的滲透出來,空氣中彌漫著一股濃郁的血腥味。

而在這股血腥味中,又似乎引起了暗處某些蠢蠢欲動的東西,秦時月敏銳的察覺到了危險,她咬了咬牙,踉蹌了幾步,就感覺一股冷意襲來,她往右邊躲了一步,最終體力不支,摔倒在了地上。

“嘻嘻”

寂靜中,一個詭異的童聲響了起來。

秦時月幾乎是抑制不住自己的驚恐,看著不知道什么時候出現在她面前的小孩子。

不,這已經不能稱之為小孩子。

這是一個怪物!

它的體型就像是一個小孩子,但是面上卻始終掛著一抹詭異的微笑,面色青白,眼睛里只剩下漆黑一片的瞳孔,臉頰上還有著十分詭異的紅暈,此時它見到秦時月如此狼狽的模樣,就好像是見到了什么極為好玩的玩具一樣。

就是玩具!

從秦時月被迫開始逃亡開始,它就像是在和秦時月玩貓捉老鼠的游戲一樣,每次都在秦時月即將崩潰的時候出現,讓她逃走,然后在她以為自己逃脫了的時候又再一次出現,秦時月的身上全部都是被這怪物弄出來的的傷痕,最嚴重的一道傷就是她小腹上的傷。" />

首頁 > 玄幻奇幻

小師妹她哪里不對

狂風呼嘯,一輪彎月在天際泛著冷光,而林間的月光更是冰冷中透著一絲詭異。
秦時月痛苦的捂住自己的小腹,大口大口的喘著氣,耳邊仿佛還回想著那詭異的聲音,一縷鮮血從她捂住小腹地方不斷的滲透出來,空氣中彌漫著一股濃郁的血腥味。

而在這股血腥味中,又似乎引起了暗處某些蠢蠢欲動的東西,秦時月敏銳的察覺到了危險,她咬了咬牙,踉蹌了幾步,就感覺一股冷意襲來,她往右邊躲了一步,最終體力不支,摔倒在了地上。

“嘻嘻”

寂靜中,一個詭異的童聲響了起來。

秦時月幾乎是抑制不住自己的驚恐,看著不知道什么時候出現在她面前的小孩子。

不,這已經不能稱之為小孩子。

這是一個怪物!

它的體型就像是一個小孩子,但是面上卻始終掛著一抹詭異的微笑,面色青白,眼睛里只剩下漆黑一片的瞳孔,臉頰上還有著十分詭異的紅暈,此時它見到秦時月如此狼狽的模樣,就好像是見到了什么極為好玩的玩具一樣。

就是玩具!

從秦時月被迫開始逃亡開始,它就像是在和秦時月玩貓捉老鼠的游戲一樣,每次都在秦時月即將崩潰的時候出現,讓她逃走,然后在她以為自己逃脫了的時候又再一次出現,秦時月的身上全部都是被這怪物弄出來的的傷痕,最嚴重的一道傷就是她小腹上的傷。
關注【愛頭像】微信公眾號:愛頭像 ←長按復制微信→添加朋友→公眾號→粘貼→搜索→關注

小師妹她哪里不對

狂風呼嘯,一輪彎月在天際泛著冷光,而林間的月光更是冰冷中透著一絲詭異。
秦時月痛苦的捂住自己的小腹,大口大口的喘著氣,耳邊仿佛還回想著那詭異的聲音,一縷鮮血從她捂住小腹地方不斷的滲透出來,空氣中彌漫著一股濃郁

2019-06-06 17:13:44

廢柴女逆襲:庶女要報仇

天生廢柴難自棄,一朝穿越,深陷巨大陰謀,一路在殺戮和重壓下成長,我命由我不由天。與人斗,與仙斗,與魔斗,與命運斗,與天命斗。我本至尊至貴,他日歸來,必踏著腥風血雨,遍地尸骸,待到彼岸花開,我必歃血歸來!
  “你睥睨蒼生,打遍了三

2019-06-06 17:13:44

穿越異界當巫師

昏沉之中,只覺得腦海里一片擁脹,一些亂七八糟的東西攪得自己難以清凈。
  頭脹的簡直要炸了,班發鐸捶打著頭部:“昨天不該喝那么多酒的。”
  暗自懊悔昨天借酒買醉的傻缺行為,他接著捶打頭部,希望能轉移疼痛。四周傳來

2019-06-06 17:13:40

黑龙江十一选五最新开奖结果